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社科研究>韶文化研究
韶文化研究

重阳炮楼,红色老区的历史见证

来源:本网发表日期:2016-12-27

苏拥兵

    在去武江区采访前,我专门查阅了关于重阳的历史资料。虽然我去过几次革命老区重阳,但它给我留下的印象并不深刻——也许,是没有深入到重阳的深处吧。这次参与“走遍韶关——走进武江”的活动,让我再次走进了这片红色的土地,走进了震撼我灵魂的重阳炮楼。
    青水塘农军炮楼,农民运动活动阵地
    镇领导带着我们在重阳镇的炮楼间行走。在著名的青水塘农军炮楼前,我们伫立凝望。这是朱德等革命先辈在青水塘的活动地,也是重阳农会干部欧日章开展革命活动的地方。
    据记载,炮楼楼宽47平方米,原为3层;现第一层仅剩残墙高2.2米,由灰砂浆砌块石而成,厚0.5米,四周墙上有长方形枪眼;第二、三层为土砖所砌,现已无存。距此楼80米处,并排又有一炮楼雄峙村西南角。该楼地面为26平方米、墙厚0.62米,基础为砂灰浆砌条石而成,高1.4米;中部浆砌块石,顶部砖砌相当坚固;门向东南,为青石板所砌,门楣架有供栅栏用的条石眼孔。从距地面1.7米高处起,墙周围及门两旁均有枪眼。此炮楼外观完整,共3层,外有砂灰批荡,呈黄褐色,高8米。
    青水塘农军炮楼,记载了一段西水暴动的农民武装与国民党军队浴血奋战的悲壮历史。
    1924年,出生于重阳的欧日章首先在家乡办起“犁头会”,发动西水群众开展农民运动,成立曲江县第十三区农民协会。1925年,欧日章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在党领导下开展农运工作。1926年3月,县农军大队成立。随后,欧日章率领农军北上,参加了举世闻名的“八一”南昌起义。不久,他带着党的指示回到家乡,组织发动西水武装暴动。
1927年12月,南昌起义军在潮汕失败后,朱德率领的部队400多人从江西崇义县到达仁化县董塘镇,然后到韶关准备乘火车南下参加广州起义。因获悉广州起义失败的消息,朱德遂带兵转移北上犁铺头(现犁市镇),以国民党范石生16军140团的番号驻此休整,朱德化名王楷出任团长。
    1927年农历12月5日凌晨,当时的重阳乡乡长冯佩赞和民团头子雷丰霖集结千余人攻打重阳青水塘,四次冲锋均告失败。大沙洲地主朱乃昌到犁铺头请救兵,请来的却是化名王楷的朱德。在当天上午10时许,王楷团长领兵赶到,即与青水塘炮楼上的农军里应外合痛歼民团。战斗结束后,由欧日章主持开会,朱德在会上讲了话,表示:“干革命就要付出代价,烧了茅寮盖瓦屋,烧了瓦屋盖高楼,坚持就是胜利!”下午4时,部队撤回犁铺头驻地。
    几天内,暴动迅速扩展到附近的桂头、一六等十几个乡,参加的农民增加到1000多人。他们抗租抵债、破仓分粮、没收地主豪绅财产、镇压反动分子,这就是著名的西水农民暴动。而青水塘村由于周围地形有利,又有良好的群众基础,成为农军的重要据点。
    1927年农历腊月十三,雷丰霖又集结民团,勾结国民党十一军千余人,调来迫击炮攻打青水塘两个炮楼。农会干部欧日章、欧典章、雷炳松、张锦山、欧元利等人在北江特委的直接指挥下,与敌人血战七天八夜,打退敌人十多次冲锋,击毙和击伤敌军100多人。直到弹尽粮绝,欧日章才指挥队伍从楼底挖洞突围。在战斗中,农会干部雷炳松,自卫军战士雷毛虫、雷亚年、雷秦福和送饭姑娘雷亚东等人光荣牺牲。反动武装开进青水塘后,烧房毁屋,将村庄洗劫一空。
    1929年4月,欧日章、欧年魁等在龙归带头村的耙齿山壮烈牺牲,反动民团将两颗人头及欧日章刺有“革命”两字的左臂割下,示众请功;其他参加青水塘战斗的农会干部雷文光、欧典章、欧元利也先后被杀害。
    李子园炮楼,日本侵华罪行遗址
    李子园村坐落于重阳镇西面,与重阳街隔河相望。村旁有一座炮楼,砖石结构,十分坚固。镇领导请来了一位老人,向我们讲述了李子园炮楼的惨痛历史。
    老人姓陈,今年已81岁。陈伯带着我们走进了李子园炮楼,指着炮楼上留下的枪弹痕迹,讲起当年的惨况时还忍不住内心的激动。
    1945年5月21日,日本侵略军攻打李子园村,村民随即登楼反击。在附近几个村庄的武装支援下,战斗持续了两天两夜。23日上午8时左右,日军利用当地汉奸借通知村民撤退为名,企图乘机攻入。由于村民弹药不足,炮楼在下午4时左右被日军攻入,除一人挖墙逃走外,其余村民被抓住,关在炮楼下大门左侧一间房内。日军用钢丝把每个人的手掌穿透连在一起,然后淋上煤油,放火焚烧。遇难者共48人,其中成年男、女分别为17和29人,小
孩2人。全村物资被抢劫一空,烧毁房屋12间。
    经历过战火的洗礼,原来五层的炮楼只剩下二层。1984年,曲江县人民政府将李子园炮楼定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现在,经历过修复的炮楼屹立在重阳镇里,仿佛在向后人述说着那段惨痛的历史。